昨晚我做了一个奇怪的梦 梦见和男人拥抱是什么意思啊

昨晚我做了一个奇怪的梦 梦见和男人拥抱是什么意思啊

生活中像昨晚我做了一个奇怪的梦 梦见和男人拥抱是什么意思啊都是很常见的问题,但是小问题不注意可能会引起大麻烦,下面知合网就这个问题给大家做一些解读:

昨晚我做了一个奇怪的梦

1.

昨晚我做了一个奇怪的梦 梦见和男人拥抱是什么意思啊

我做了一个很奇怪的梦。

梦里我在一座山上,山上一点绿色都没有,荒秃秃的。

我刚爬上山顶,就看到一个男人站在悬崖边上。

狂风把他的宽袍大袖吹的猎猎飞舞,他站在那里好像要随时乘风而去。

我心下一个咯噔,心说这是要跳崖啊!

我赶紧尔康手道:“别跳!生活还是很美好的!给自己一个机会拥抱生活!”

那男人顿了一下,转过头来看我。

我睁大了眼。

他实在有一张很好看的脸,龙表凤姿,写尽风流。做了个特别奇怪的梦;

这么好看的男人要是就这么死了,那也太可惜了吧!

我着急起来,就想上去拉他。

“你为什么这么想不开要跳崖啊?”

他冷哼一声,看着万丈悬崖之下道:“这下面必有天材地宝,传承功法,三十年河东三四年河西,莫欺少年穷!”我昨晚做了一个奇怪的梦

我傻了。

这他妈的,好像是个神经病啊!

他扭头看我,冷冷道:“女人,不要仗着美貌就试图勾引我,我的心里只有剑。”

他这话说的,我好像也不能反驳。

我就那么呆呆的站在原地,看着他一翻身跳下去了。

昨晚我做了一个奇怪的梦 梦见和男人拥抱是什么意思啊

然后我一着急就醒了。

醒了之后我也没当个事,梦嘛,千奇百怪的,什么样的没有?

然而让我觉得不可思议的是,第二天晚上我又梦到这个男人了。

这次的视角是在悬崖下面,他一动不动的趴在地上,浑身瘫软。

我有点害怕,上前去轻轻触碰了一下他。

结果这个男人抬起头来看到是我皱眉道:“你怎么又来了?”

“没用的,别想着趁机救了我我就会让你以身相许。女人只会影响我拔剑的速度,你——我做了一个很奇怪的梦怎么办;

还没说完,他脑袋一低眼睛一闭,砰地一下晕倒了,头狠狠的砸在了坚实的地面上,溅起一阵粉尘。

2.

我被他这个操作惊呆了。

即使在梦里,也觉得有点过于离离原上谱了。

我被吓了一跳,赶紧上去探他的脉搏。

他全身瘫软,不晓得还有几块骨头幸存,浑身就跟去了骨的大鸡排似的。

我摸了半天才摸到他脖子的大动脉上。

没有,什么都没有。

我有点悲伤的想,看来是真死了。

要是我当时手再快一点,说不定就能给他救下来了。

顶着这张脸死了真是这个世界莫大的损失。

哎。

我坐在他身边长叹一声,看了看他散落一地的黑色长发。

没把人救下来,起码要让人入土为安吧。

但是我又挖不动土,只能随便捡了点树枝子小石块儿什么的放在他身上。

又能从旁边捡了块石头,用从男人身上摸出一把匕首在石头上刻下几道白痕。

逝者安息。

醒来的时候我心里还有点难受。

好不容易梦到个大帅哥,本来还以为能发生什么故事,结果居然第二集就全剧终了。

3.做了一个特别奇怪的梦;

我本来以为这就结束了。

谁知道第三天,他又来了!

梦里我又回到了熟悉的悬崖下面。

这个男人居然活了!

他坐在地面上,身上还挂着我扔的小树枝,手里拿着我刻的那块石头。

“逝者安息。”他皱眉念道,然后抬头看我:“你怎么又来了?这是什么意思?”

我有点尴尬,寻思了一下试探道:“就是希望你一路走好的意思。”

我说你浑身都软了,脉搏也没了,我以为你死了呢。

他冷嗤一声:“笑话,不过区区万丈悬崖尔,如何奈何得了我无极真人?”

我心说好像之前摔得稀碎的不是你一样。做了一个特别奇怪的梦;

但我还是很佩服他这顽强的生命力,这才多长时间啊又跟没事人儿似的了。

男人把石头一扔,盘腿开始打坐,就不再理我了。

嘴上还说道:“劝你死了这条心吧,吾修无情道已有二百余载,你没希望的。”

我脸一黑。

妈的,怎么没摔死你。

全身都粉末性骨折了,就一张嘴还硬的很。

4.

我没搭理他。

他在那坐着一动不动,我就在旁边自己走来走去。

抬头仰望上空,只见危崖耸立间云烟缭绕,只能看到一片白茫茫的雾气。

都第三天了,我也隐约感觉到自己是在梦里,因此并不慌张。

倒是那个狗屁的中二真人面色凝重,不一会就站起身来看看这看看那的。

就好像学不了两分钟就抓耳挠腮开小差的学渣。

我心说就你这样的修炼态度,怪不得二百年了还只能跳崖碰运气。

中二真人紧紧蹙起了眉,自言自语道“不应该啊。”

“不都说跳崖之后会有机遇吗,这什么也没有啊。”

我没忍住扯了个冷笑出来道:“你是不是姓龙,名傲天?”

他看了我一眼,奇怪道:“什么龙傲天,吾名成无极!你会不知道?”

我翻了个大大的白眼。

白瞎这张脸了。

好好一张脸,怎么上面偏偏就多了张嘴呢。

5.

第四天晚上,我已经完全知道自己是在梦里了。

不过这次换地图了,不是在悬崖下面了,而是换到了一个黑漆漆的山洞里。

外面风雨大作,阴云密布,亿万雨点交织成的雨雾夹杂着狂风扑面而来。做了个特别奇怪的梦;

即使是在梦里,我也感觉有点冷,忍不住往里走了走。做了一个特别奇怪的梦;

一进来没看见中二真人,我还觉得有点奇怪。

果然一回头,他正浑身是血的趴在山洞边上,被一个大石头挡住了。

他软软的摊在地上,就一个脑袋抬起来定定的看着我。

好嘛,又是粉末性骨折。

我没敢和他搭话,我怕他又跟我说什么不要试图勾引我,我的剑就是我的老婆之类的话。

我以为我不说话就行了,我真是太天真了。

熟悉的嗓音回荡在了洞里,甚至因为山洞太深还产生了回音。

“女人,你不要再跟着我做无用功了,我早已断绝七情六欲,不在红尘之中了……红尘之中了……之中了……了……”做了一个非常奇怪的梦

我痛苦的捂上耳朵。

如果我有罪请让法律制裁我,而不是让我天天晚上和一个中二晚期待在一起被他折磨。

6.

我真的很恨自己为什么这么善良。

即使我恨不得拿个石头给他把嘴敲碎,但看着这人被狂风骤雨跟个落汤鸡似的还是没忍住拽着他给他拖了进来。我昨晚做了一个奇怪的梦;

妈的,这也太沉了,跟拖着水泥袋子似的。

他那边还在那叨叨叨:“没用的,别以为你这样我就会喜欢上你,别再跟着我了,你如此貌美大可不必将精力空耗在我身上做了个特别奇怪的梦。”

我本来想直接给他扔地上,但看在他夸我漂亮的份上,我还是把他轻轻地放下了。

坐在他身边,我气喘吁吁,面目狰狞道:“我真对你没兴趣,你想太多了。”

“我也不是跟着你来的,我一睡觉就上这来了,你放轻松,我不会对你做什么的。”

他轻哼一声扭过头去,估计是没信。

过了半晌,他又把头转了过来,小声道:“我衣服里有回灵丹,能不能麻烦你帮我拿出来。”

……你嘴这么硬,干脆自己用嘴叼出来多好,我腹诽道。

不过好人做到底,送佛送到西,我还是认命的站起来使劲给他翻了个个儿。

上一个自己翻不过来让我帮着翻身的还是我养的乌龟端午。

我掀开他的衣襟,把手探了进去。

成无极的白皙的脸上慢慢浮上一层粉红,他磕巴道:“……在、在右边,哎你摸哪呢,你可别趁机占我便宜!”

我没搭理他,我又没穿过这种衣服哪知道哪是哪啊,只能凭着手感摸。

别说,还挺结实,挺有弹性的。做了一个特别奇怪的梦;

人家说男人的胸肌也是软的,互联网lsp诚不欺我。

7.

摸了半天给他摸了个遍,我可算掏出了一个小小的布袋子,抖落了一下里面啥也没有。

不是,这人不是骗我摸他吧?我怀疑的看着他。

成无极面色赤红,盯着那个布袋子叽里呱啦念了一顿咒。

顷刻间,哗啦哗啦的药瓶子喷涌而出,在地上堆出了一个小山包。

他眼睛瞟这一片,嘟囔道:“就在这里了,我记得是个绿色的瓶子。”

我看这数以千计的深绿浅绿薄荷绿的瓶子,陷入了沉默。

成无极看了一眼,好像也觉得自己表达的有点问题,想了想又说:“是个玉瓶。”

我扒拉了一下,这里面的玉瓶和瓷瓶大概是五五分。

就这样,我俩鸡同鸭讲对牛弹琴了仨小时我才把他说的那个瓶子找出来,塞了一粒儿羊屎豆似的丹药在他嘴里。

这时候我已经累得不想讲话了,瘫坐在旁边,我俩好像刚做完全麻的病友一样一动也不动。

这药的效果还是很好的,很快成无极的身体就能动弹了,短短两个小时他就能坐起来了。

我感叹了一句,年轻人,身体是真好。

他慢慢撑起身子,也没说话,也没打坐,就那么傻愣愣的坐着。

山洞外风雨飘摇,雷声四起。

我俩就这么安静的在洞里坐着,谁都没说话。

半晌,成无极低低的声音响起。

“……那个,多谢了。”

8.

这天早上我醒来的时候终于没那么生气了。

这么些天了,成无极可算说了句人话了。

我用力拍了拍脸,怀疑自己是不是被他pua了。

他就说了句谢谢,我心里居然还有点高兴?

我把脑子里不正常的念头甩出去,继续去当我的社畜。

今天加班加的有点晚,上床的时候已经是十一点多了。

过了生物钟,我翻来覆去半天才睡着。

果然,刚一睡着,就又看到了成无极。

他这次又换了个地图,穿着一身黑红色的袍子站在一片深山老林里。

我已经很习惯了,抬手就打了个个招呼:“嗨?”

成无极一惊,转过头来。

看到是我后,他现在震惊,随后脸上又浮现起隐隐的怒气:“你怎么又来了?这也是你来的地方吗?”

我有点不高兴,也不想想昨天是谁帮了他,翻脸就不认人了。

我也不想搭理他,转身就要走。做了个特别奇怪的梦;

他一把拉着我,急道:“陨落林是我来了也九死一生的地方,你一介凡人就这么进来了,为了我你竟不要命了不成做了一个特别奇怪的梦?!”

他好像被我的深情震惊了:“你就这么喜欢我?”

我说真的,我真懒得和他说话,我和他说话都嫌浪费时间。昨晚我做了一个奇怪的梦;

成无极把我扯到他身后,无奈叹道:“你这又是何苦!哎,跟在我身后吧。”

我想说我没事,我只是在做梦,死不了的。

但当我被一棵树枝划了一下,伤口渗出一颗血珠的时候,我沉默了。

这种疼痛感太真实了。

我在这里,真的死不了吗?做了一个特别奇怪的梦;

9.

成无极一改之前冷漠的样子,拉着我絮絮叨叨的说他听说这里出现了秘境,他是来寻求机缘的。

我点点头,这确实是他能干出来的事。

他还说只要找到了传说中的圣尊者,输入修为唤醒他,圣尊者就会给他千年修为作为回报。

我心说这个套路好耳熟啊。

这他妈不就是我,秦始皇,打钱吗??

我试探道:“这能靠谱吗?”

成无极自信道:“没问题,大家都这么说,如今整个东大陆的人都来了。”

我想了想还是劝了一句:“我觉得你还是谨慎点的好,听起来有点离谱。”昨晚我做了一个奇怪的梦;

他点点头:“我会小心的。”

我看得出来他其实没把我说的话放在心上,只能暗叹一句:良言难劝该死鬼,反正我话已经说了。

10.

如成无极所说,这里确实聚集了很多人。

我们才走了没多长时间,就碰上一个老头带着三个年轻人。

我扫了一眼,三个小男孩长得都还行,不过离成无极差远了。

我没啥兴趣,成无极也当没看见,仰着头就要往前走。

谁知道那老头却喝止了我们:“小子,你可以走,把女人留下!”

我惊讶的看着那老头干瘦的身体和佝偻的大侠似的背,老东西,还挺不服老。

成无极也睁大眼睛看着他,不客气道:“老头,你都这个年纪了还是保养保养身体吧,别折腾你那把老骨头了我做了一个很奇怪的梦怎么办。”

白衣老头面色一黑,伸出一只爪子直直的向成无极冲过来。

我有点害怕的躲到他身后。

“竖子尔敢!”我做了一个很奇怪的梦的英文;

成无极把我推到后面,一把抽出了腰上的剑。

他好像对很不喜欢竖子这个词,当下大怒道:“老东西,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莫欺少年穷!”

说着一下把老头给捅穿了。

??

我和老头都呆呆地看着他,表情都是如出一辙的你逗我呢?

不是,你都把人捅死了,还哪来的三十年河西啊?

感情河东河西都是你的,到底是谁欺谁啊!

11.

老头的三个徒弟带着老头的尸体跑了。

成无极擦了擦剑,转身问我:“你没事吧?”

我没事,我挺好的。

我刚要谢谢他,却感觉眼前一黑。

成无极有些焦急看着我说着什么,但我却听不清了。

我又醒了。我做了一个很奇怪的梦梦见男朋友向我求婚我求婚;

看了看手机,凌晨四点,周六。

我果断的又缩回了被窝。

再睡会,说不定还能续上。

果然,我又回来了。

成无极正着急的在原地转圈圈,一看到我他长松了一口气,大步走过来,语气里带着点责怪昨天我做了一个奇怪的梦。“你刚才去哪了?”

“你一介凡人到底怎么总是突然消失、突然出现?”

“是不是你师门为了让你追求我给你的法宝?”

我怎么就这么想不开呢,看着他那张嘴我心想。

我到底干嘛非要把这个梦续上?

他看我没搭理他,干脆直接拉着我走:“跟好了,不然我保护不了你。”

我低下头。

他的手正牵着我的手。

……干嘛啊这是,我心里有点害羞的想,怎么就牵上手了。

一抬头,他正走在我前面,只给我留了个背影。

我看不到他的脸,但他耳朵红了。

12.

接下来的这些天,我和成无极就在林子里天天晃悠。

他对我的突然消失颇有微词,但看我每次都能平安出现,时间长了也就不再管我了。

在我们在陨落林里度过的第九天,他说的秘境终于出现了。

天空中一座恢宏壮观的宫殿凭空现身,周身散发着白色的光晕,光芒万丈间连太阳都被衬托的黯淡了起来。

整个陨落林里的修行者都飞速赶来,齐聚在这里。

好家伙,我远远一看,跟赶大集似的,人乌央乌央的。

成无极激动坏了,带着我就往上冲。

一进秘境,果然远处能看到一个巨大的王座,乌金铁石打造,散发着古老荒凉的霸气。

一个巨人端坐其中,身体前倾,双手扶额,看不清面容。我昨晚做了一个奇怪的梦;

大家这时候还都不太敢上前,生怕是个骗局。

但当第一个修行者上去注入百年功力,却凭空暴涨了千年修为后,周围的人全部都沸腾了!

这下好啊,买一得十!这简直不要钱的买卖,爽麻了啊!

一个个都腾飞而起,体内的功力不要钱似的往巨人体内输送。

我看着这场面,心说这不就是金融吗?

这修真界的人是不是没被骗过,都这么天真无邪吗?

成无极一看也很高兴,嘱咐了我一声就要往上飞。

我拉着他说:“你等等,不差这一会。”

他急道:“哎呀,再不赶趟都吃不上热乎的了!”

说着就要扯回我手里的袖子。

我这边死死拽着不放,他着急的汗珠子都下来了,我俩噼里啪啦你说你的我说我的。

就这么一会功夫,情况突变。

13.

不知道什么时候,天上的乌云聚拢起来, 碰撞之间黑云炸裂,发出阵阵闷响的雷鸣。

一道百丈粗的闪电刹那间划过天空,击中了王座上的圣尊者。

周围地人被波及,头发都竖了起来,赶紧往后退。

这一退可倒好,大家都发现自己身体里压根就没有什么千年功力。

刚才不要命一样输进去的功力没了,自己还啥也没捞着。

正在大家疑惑僵持的时候,王座上的圣尊者动了。

他的骨头关节咯吱作响,摩擦间好似雷鸣炸响。

他什么也没说,只是向着人群伸出一只巨大的手。做了个非常奇怪的梦;

圣尊者伸手的动作好像很慢,但那只手转瞬之间就来到了人群中,抓起了百来号修行者。

他轻轻一捏,这些人连声音都没发出来,就爆成了一团血雾。

圣尊者仰在王者上,闭着眼,将血雾送到面前,陶醉的吸了一口。

卧槽,太恶心了吧!我yue了!

成无极这下是个傻子也看出来不对劲了,拉着我就往身后飞快的逃走。

虽然他用手护着我,但我还是能感觉到无数的树枝擦过我的身上,很疼。

身后来不及逃走的人群不断发出哀嚎悲鸣。

好在我们离得远,跑了足足两个小时这才远离了那片秘境。我做了一个很奇怪的梦梦见男朋友向我求婚我求婚;

成无极喘着粗气,话都说不清楚了:“我、我才知道、我居然能跑的这么快!”

我有点晕他,扶着树干干呕。

14.

休息过来之后,成无极扭扭捏捏的向我道了谢。

他问我:“你怎么知道圣尊者有问题?”

我没法说我到目前为止已经看过秦始皇、叙利亚、马云等等无数个类似版本了,只能犹豫着说:“可能是看得多了吧做了一个特别奇怪的梦。”

不过这玄幻修真的版本和我们那是有点不一样,毕竟秦始皇确实没活,而这个圣尊者是真的活了。

成无极看着我抿了抿嘴,眼睛发亮,他张嘴说了句什么。

我没听清,因为熟悉的眼前一黑又来了。

我又醒了。

我咋莫咂摸嘴,心说这梦咋老在关键的时候醒呢?

不过不要紧,晚上再续上就是了。

结果这晚上梦没续上。

因为我那冤种老板临时跟我说让我去美国出个差。做了个非常奇怪的梦;

我坐在飞机上死活没睡着,好不容易到了想倒个时差,结果又是一宿无梦。

醒来的时候我有点慌了,不是吧,连续剧不会结束了吧?

成无极个大傻子,他肯定还在等着我呢!

我心里安慰自己,没事,估计是刚来不适应,适应了就好了。我昨晚做了一个奇怪的梦;

但是和我预想的不一样。

一个月过去了,我都没有再做梦。做了一个非常奇怪的梦;

15.

这一个月来我尝试着白天睡、晚上睡、中午睡、傍晚睡、躺着睡,甚至坐着睡。

都没有效果。

回国的时候我整个人由于生物钟混乱,昼夜颠倒已经精疲力尽了。

一到家,我甚至连衣服都没脱就累得瘫在了床上,一闭眼就睡了过去。

哎,没想到这一次,居然做梦了。

成无极这次到了一座山上。

山上的风景还不错,云雾缭绕,山清水秀的。我做了一个很奇怪的梦的英文;

一座竹子做的小房子里,满眼血丝的成无极死死地盯着我。

他的表情很复杂,我没办法形容。

非要说的话,就是惊喜,松了口气,但是又糅杂了点失望和愤怒。

我心说这是咋了,这是我没来的这些天去学川剧变脸了吗?

成无极看了我一会,开口问道:

“你去哪了?”

我忍不住阴阳怪气道:“你不是老和我说你心里只有剑,我没有希望吗?”

“所以这几天我就没来打扰你。”

他一下子愣了,似乎没想到我会这么说。

半晌他嘴唇颤了颤,喃喃道:“我……我……我不是——”

他似乎也不知道自己要说什么。昨天我做了一个奇怪的梦;

我看着他那副几天没睡的样子,也有点不忍心。

估计这些天我没来他也急坏了。

我刚要说话,成无极就打断了我。

“我知道你是谁了。”

我疑惑的看着他。

我叫舒蘅,我早告诉他了啊。

他又知道啥了。

成无极定定的看着我,一字一顿道:“你是我的心魔。”

16.

现在他说话我一般都当放屁,省略他的话,只看他的脸,心情会好很多。

我敷衍的点点头:“你说啥就是啥吧。”

成无极沉默了一会接着说:“你走之后,我回来问了师傅,有了心魔该如何。”

我十分贴心的捧哏道:“你师傅咋说呢?”

“师傅说,修无情道,心魔是无法避免的,只要一心向道,斩断红尘,便可消除心魔。”

“我已在此闭关了二十九天。”

我逗他道:“那看来你功力还不够,还没斩断,你看我这不是又来了吗?”

成无极看了我一眼没说话,低下了头。昨晚我做了一个奇怪的梦;

我寻思他为了修这个什么无情道,单身了两百年,现在听到自己有了心魔还解决不了是得挺难受的。

我想跟他解释我不是心魔。

没想到他先说话了。

“我闭关不是为了消灭心魔,我已向师父说明,我要弃了无情道了。”

17.

他的表情很认真。

我没在他脸上看出不舍的犹豫,也没看出挣扎的痛苦。

他好像只是在说今天天气很好一样,跟我说他放弃了自己坚持两百年的东西。

他好像也不需要我的安慰和支持。

我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只能讷讷道:“……啊?”

“师傅并没有不许,只是问我,立宗千万年以来可曾见过有人修得无情道?”

“那有吗?”

成无极摇了摇头:“没有,一个人也没有。”

“我曾以为我会是前无古人的第一人。”

他看向远方,回忆起那日上山师傅对他说的话。

“无极,你可知为何千万年来无人修得成这无情道?”

成无极没说话。做了个特别奇怪的梦;

原本他以为是前人天赋不够,修炼不够刻苦。

但他天赋异禀,潜心苦练二百余年,却仍修不好这无情道。

胡子花白的逍遥子道:“因为没人能断情绝欲。”

“万物有灵,动物尚且心中有情,更何况人呢?”

“人既降生于世上,又不是风吹雨打的石头,如何真正能做到忘情绝爱,斩断红尘?”

“这世上,无人心中无情,无人心中无欲。”

成无极困惑道:“师傅,那你为什么还让我修无情道?”

逍遥子胡子竖起大怒道:“那是为师让你修的吗我昨晚做了一个奇怪的梦?你十三岁时为师就苦口婆心好言相劝,说了你三天三夜让你不要修无情道,你是怎么说的?”

成无极回忆了一下。

当时十三岁的自己好像是这么说的: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莫欺少年穷!他们修不得是他们天资愚笨,焉知我也修不得做了个非常奇怪的梦?!

“咳。”他脸上有点发烫,赶紧转移了话题:“师傅,那如今我该怎么办?”

逍遥子从怀里掏出几份卷轴扔给他道:“好在你苦练二百年,底子已经打下了,这几份你大师兄练的开山剑,二师兄练的皇帝诀,还有三师兄的捭阖刀,你随意挑一个吧做了一个非常奇怪的梦。”

18.

“挺好。”我干巴巴地说:“这几个听起来也挺厉害的。”

成无极瞥了我一眼没说话。

我有点尴尬。

这事看起来好像是我的锅,但好像也不完全是我的锅。

最重要的是,他说这些……我感觉好像是在表白,但他又没问我的意见。

成无极倒是很自然,他从竹床上转起身来,拿上自己的剑,上来拉住了我。

我以为他要说:“你怎么想?”

或者是:“你喜欢我吗?”

结果他开口道:“走,我带你去练剑。”

不是,练的哪门子剑啊,我们现在是在讨论练不练剑的事吗?

我糊里糊涂的被他拉到一座山上。

这座小山包并不大。

成无极看着我,犹豫了一下道:“我得先摸摸你的根骨。”

大哥,这就是你说的练剑吗?

你才刚表白就要耍流氓吗?

我后退一步,双手交叉道:“达咩。”做了一个非常奇怪的梦;

成无极疑惑道:“什么意思?”

我怒视着他:“你想非礼我就直说,整这些花里胡哨的干什么?”

他惊诧的看着我:“你说什么呢?我摸摸你的手就行了。”

哦,摸手啊。

我有点不好意思,摸手那也不是头一回了,那就摸呗。

我把手伸给他。

成无极的手很硬,手指纤长,骨节明显,应该是常年练剑练的。

他攥着我的手揉来揉去,我感觉有点疼,又有点害羞。

他真的不是在趁机吃我豆腐吧……

揉了一会儿,他面色严肃起来。

我这时候真有点被他带到沟里了,也没想什么告不告白的事了,而是有点担心我不会是传说中的什么废灵根吧?

突然,成无极眼中迸射出一道精光,他兴奋地看着我道:“没想到你居然是千年难见的天灵根!以你资质苦修八百年,必能赶上我如今的修为!”我做了一个很奇怪的梦怎么办

“是吗?!我这么厉害吗?”我惊喜道。

转念一下,不大对啊,我皱眉看着他:“为啥我千年一见的天才要八百年才能跟上你两百年?”

我把手抽回来。

妈的 ,我就知道和他在一起时间长了,迟早我也会变成个傻逼。

19.

这天开始,成无极每天都拉着我练剑。

他非要我一天挥剑三千次,说他以前一天都挥三万次的。

我真是枯了。

我以为我遇到了爱情,没想到我他妈遇见了个领导,我领导还没这么支使我呢。

我真不知道我为什么要每天白天当社畜,晚上睡觉还要练剑。

关键我在一个法治社会里,我练剑有啥用啊?

但成无极不许我浪费自己的天赋,他说即使是个心魔,作为他的心魔,我也要是最牛逼的那一个。我做了一个很奇怪的梦的英文;

我觉得他好像有那个大病。

我消极怠工,成无极很不满意。

他随手削掉了一个山头,面向我道:“你不想拥有这样的力量吗?”我做了一个很奇怪的梦怎么办;

我不想,我要是敢随意破坏国家自然资源我就好进去了。

我说我不是心魔,你饶了我吧,我就是个普普通通的社畜。

我那个世界也没有灵力,我学了也没用,你逼我干什么呀?

成无极很困惑:“你不是心魔?你怎么不早说?”

我不想削山头,但我真想把他的脑壳给削下来。

长那么大个脑袋搞了半天纯粹是个装饰品。做了一个特别奇怪的梦;

20.

这天我俩研究到半夜,成无极终于听明白我说的话了。

他困惑道:“你的意思是,你是天外来客?”

我想了想,点点头。

“就是这个意思。”

“你只有睡着的时候才会来到这方天地?”

我又点点头。

成无极陷入沉思:“那我们的孩儿将来怎么办?养在哪里比较好?”

?不是。

你都想到这么长远了吗?

我怒视他道:“咱来哪来的孩子?我和你有关系吗?”

成无极很惊讶:“我们不都结为道侣了吗?”

“我已向师傅禀明,三月后即将举行结道大典。”

我死死地拧着眉头看着他:“我咋不知道?”

他吃惊道:“我没和你说吗?”

……

我真是气急眼了。

该死的大男子主义死直男。

成无极追了上来拉住我道:“你怎么了?”

我一把甩开他的手。

“怎么了啊,好好的怎么突然生气了?”

只有你才觉得好好的!

我声音陡的变高:“我觉得你压根就不尊重我!”

他脸上一红,急道:“你是我的道侣,我,我怎么会不尊重你?!”

我冷笑一声。

“我什么时候说要做你的道侣了?”

成无极面色由红转白,不敢置信的看着我颤声道:“你、你不喜欢我?”

……我真感觉我和他没法交流。

21.

他面色缓和下来。

“但是你需要问过我,不能直接揣测我的心意,替我做决定!”

“拜托,这是结婚哎!你都不求婚,也不跟我说一声,直接通知我说三个月之后结婚,你这合适吗?!”

他想了一会结婚是什么意思,脸上浮上一丝紧张和歉意。

“你,你别生气,是我不好,我光顾着让你练剑,我还以为我说了……”

我哼了一声,转过身去不理他。

太过分了实在。

成无极扭捏着上前晃了晃我的胳膊:“别生气了,我真的错了。”

我说你错哪了?

他老老实实的坐在一边,好像在坐而论道似的一脸严肃认真。

“我不该擅自揣测你的意思。”

“不该不问过你就自己做决定。”

“不该……不该让你觉得我不尊重你。”

我心里一动。

虽然这个死直男脑子好像一直缺了那么跟筋,但认错态度还挺好的。

我瞅了他一眼:“然后呢?”

“然后?”他疑惑道,然后低头仔细思考起来。

我看着那他幅认真的样子,心里有点无奈。

算了。

我安慰自己。

已经有进步了,我还能要求他啥呢,慢慢调教吧。

我刚要说话,成无极就抬起头来。

他看起来很不好意思,嘴唇动了半天才说出一句话来。

“那你,愿意跟我结为道侣吗?”

22.

第二天我醒来的时候,心里划过一丝惆怅。

昨天,我没答应成无极。

想到他那心痛又不敢置信的表情,我心里也很难受。我做了一个很奇怪的梦怎么办;

但是我们甚至都不在一个世界,我怎么能真的答应他结婚呢?

甚至说不定哪一天,我们之间的链接断了,我就再也梦不到他了。

我长叹一口气,不知道该怎么办。

消失之前,成无极握着我的手说,他一定会有办法的。我做了一个很奇怪的梦怎么办;

但愿吧。

我们就这么每天在梦里相会,成无极也再不逼我练剑了,而是天天带我去看风景。

他说无妄谷的花海很美,万年不谢,好多未结道侣的小情人都会去那里盟誓。

我斜眼看他:“你咋知道呢?你去过?”

成无极着急的为自己辩驳:“我之前一心练剑,哪有功夫想这些儿女私情我昨晚做了一个奇怪的梦?!是……是之前有很多女修邀我去过……但我都没答应!”

我点点头:“很好。”

……我做了一个很奇怪的梦梦见男朋友向我求婚我求婚;

无妄谷的花海果然很美。

皎洁的月光下,一朵朵银色的花在风里微微摇晃,泛着流沙般的星光,好像一条坠落的银河。

我被这美景震惊了,站在里面半天说不出话来。

成无极看我喜欢,随手薅了几朵递给我:“喜欢就多拿点。”

太不讲公德了这个人,我无语的拿着花道:“谢谢。”

旁边一对小情侣悄声道:“我对你的心意就像这无妄花一样,万年不谢。”

我听着心里有点好笑,又有点感动,拉着成无极往旁边走了走。

没走多久,成无极从背后抱住了我。

“我对你的心意,不像这任人宰割的无妄花。”

“我对你的心意就像我的剑,无坚不破,无坚不摧,不能动摇。”

“我曾经愿意为了练剑付出一切,现在我愿意为了你付出一切,你就是我的剑,亦是我的盾。”

我心里暖暖的,又有些酸涩。

死直男,没想到还挺会说情话的。

23.

“怎么样?”昨晚我做了一个奇怪的梦;

成无极觑着我,打量着我的脸色:“这是三师兄教我的,他说我只要说出这段话来你肯定很感动。”

我能指望他会说话,不如指望猪会练剑!

我心里的感动转瞬即逝,面无表情的看着他,扯出一个皮笑肉不笑来。做了一个特别奇怪的梦;

“谢谢,我真的好感动。”

成无极开心的笑了。

“不枉我把我的天极剑都给他了,算他还靠谱一次。”做了一个非常奇怪的梦;

……

我心里一颤,认真的看着眼前这个人。

天极剑是他很宝贝的一把剑,当初九死一生才从一个秘境里抢出来的,一直挂在身上。

怪不得今天他没佩剑。

我声音有点颤抖:“你把天极剑给他了,那你以后用什么?”

成无极无所谓道:“再去抢一把便是了,再说我以后也不修无情剑道了,再用天极剑也不合适了。”

他说的轻描淡写,但我知道那把剑他已经用了近百年。

平时常看他很宝贝的擦着那把剑。

成无极低头看我,无妄花的光辉在他眼睛里闪烁:“你今天开心吗?”

我没说话,轻轻地踮起脚来。

24.

我和成无极就这样每天白天各干各的,晚上在一起。

习惯了之后我觉得还挺好的。

彼此都有自己的空间和距离感,每天都好像小别胜新婚一样。

我也没反驳。

我认真的思考了之后,觉得我愿意为了这个男人付出这些代价。

说实话,我现在想不到等我老了之后,成无极还保持年轻我们会怎么样。

我也不知道如果我在现实生活中没有依靠和陪伴,时间久了能不能接受。

但起码现在,我愿意为了他去试这一次。做了个特别奇怪的梦;

以后的事情以后再说。我做了一个很奇怪的梦的英文;

成无极也一直在想办法,他说只要他能飞升就能打破空间桎梏,来到我的世界。

但已经千万年没人飞升成功了。

他倒是自信满满,觉得自己天赋异禀,肯定没问题。

我不抱什么希望,但我也没阻止他去尝试。

万一呢。

成无极最近更热衷于跳崖了。

他知道我百年之后就会死,因此铆足了劲要在百年内飞升。

几乎每次看到他,他都浑身是伤。

我很心疼,又劝不动他,只能默默地陪着他。

我们就这样相互陪伴,几乎忘了时间。

……

25岁生日那天,我没有找人庆祝。

我一个人对着蜡烛许愿,希望我和成无极能长长久久的在一起。

天边划过一颗流星,我又赶紧把愿望重复了一遍。

这天晚上我刚要睡觉,突然看到窗外一阵白光闪光,伴随着爆裂声响。

我心想这又是谁家在放鞭炮,不是说都禁放了吗,大晚上的真烦人。

好在声音只有一下便不再响起了。

我窝进被窝里闭上眼,打算去找成无极。

谁知道窗外突然传来了轻轻地敲击声。

这一下给我吓得魂飞天际,我愣了一会拿起旁边的台灯,又在手机上按了110。

我心说不是碰着破窗抢劫的了吧。

敲窗户声越来越大了,好像很着急的样子。

我揪着窗帘猛地拉开——

成无极露出一个大大的笑脸看着我。

我傻了,我觉得我可能在做梦。

他脸色很兴奋,嘴唇一开一合的说着什么。

“我就知道!悬崖底下真的有机缘!!!”

番外

成无级对我家哪里都很感兴趣,这碰碰那碰碰的。

他拿起我养的小乌龟端午兴奋道:“舒蘅,这是什么?”

我说很显然这是个小王八。

他说他还没见过这么小的王八,他们那的王八精一般千年修为起步,大的和一座山似的。

成无级很是稀罕,爱不释手的摸着端午。

我到现在还感觉是在梦里一样。

这才不到一年,他居然就立地飞升了?

难不成他真是什么万年一遇的大天才?

“你到底是怎么飞升的?”我好奇道。做了一个特别奇怪的梦;我做了一个很奇怪的梦怎么办;

成无级把端午放下,骄傲道:“这些日子我跳了286次崖,昨晚上我跳崖之后还真遇到一个大能,大能说看我天赋卓绝,不忍心埋没了我,把他的修为通通传给了我做了个特别奇怪的梦。”

“他还替我挨了九九八十一道天雷,哎,怎么会有这么好的人?”

……

我心下怀疑:“这好的听起来也太不靠谱了吧,世界上真有这么舍己为人的大善人吗?”

不过也无所谓了,成无极都来了,还计较这些细节干什么。做了一个非常奇怪的梦;

晚上睡觉的时候,成无极挤在我旁边叽叽喳喳:“我们终于能在一起了!我们什么时候举行大典?孩子以后要几个?一个男的一个女的好不好?我教你的剑法你有在练吗?有没有坚持一天挥剑三千次做了一个非常奇怪的梦?……”

他来的第二个小时,我就有点后悔让他来了。

成无极说着说着就睡着了,能看出来他也很累,支撑不住了。

我看着他熟睡的脸,心想还是不说话的时候比较可爱。

晚上我又做梦了。

一个穿着职业装的制服妹子给我鞠了一躬道:“抱歉,由于我们的操作失误使得您和异世界发生了链接。”

“为了弥补您的损失,我们调取了您这段时间的经历,并派出时空管理局工作人员为您异世界的伴侣办理了时空转移权限昨天我做了一个奇怪的梦。”

“希望能得到您的原谅,不要投诉我们。”我做了一个很奇怪的梦的英文;

“感谢您的理解和支持。”

我看着她真诚的表情,慢慢的笑了。

“可以给你们一个五星好评吗?”

哈哈,原来大能善人是客服补偿[泪奔][泪奔][泪奔]

刚开始我以为是个鬼怪故事,后来又以为是哲理故事,到头来,却原来是言情故事[捂脸][捂脸]

这故事不错,有意思[呲牙]

梦见自己飞起来了是什么预兆

1、这是一个关于梦的记录,可能有人也有过类似的梦境吧。表达能力有限,请看到最后昨天我做了一个奇怪的梦。

2、进入一个皇家园林,看到绿植和建筑(西式为主)穿过几个场景(让你相信这是“天堂”),嬉笑经过的人,有小孩和妇女等等,甚至是复活了的动物(当下你的感觉就是这只动物曾经死过,我在我的世界见过,虽然我不认识它)我做了一个很奇怪的梦的英文

3、开始飞(失去身体的过程)

4、刚开始有被从后面拥抱的感觉,(一顿按摩,抚摸……先是被从后面环抱感,有点像商场按摩椅的第一步,夹紧你昨天我做了一个奇怪的梦我做了一个很奇怪的梦的英文。然后感觉有多只手开始抚摸你全身,包括胸部和会阴,让你全身放松)然后就像飞起来(像快乐的小蜜蜂(可能是一种半身麻木的感觉))飞过一个又一个房间,每个房间不同场景(可穿墙)看到都是你感觉美好的画面(这里没有一个是龌龊的画面),一个一个不停往前飞,身体丢失感会越来越强,如果你思想有抗争(不相信他是上帝),那么你的意识会越来越清晰,同时你所看到的美好画面也会变得越来越惊悚,比如一群小朋友玩的球其实是人头(他人的,可以是多个)或者你的器官(你当下知道那就是你自己的),当你彻底摆脱相信他时,他会重启以上程序,从你飞那段开始,开始循环(必须在第一次开始的时候就对它上帝的身份保留一点怀疑“它”在梦里也不是具象的存在)

5、以上所有的感觉的过程都像被极度加速处理过,快到梦里都觉得太快了,但是你身处其中时又都能看清每一个片段和感受到身体所有的感受我做了一个很奇怪的梦梦见男朋友向我求婚我求婚。

6、随着醒来记录的时间越长,人也越清醒,对于之前的梦境越模糊,梦里经历的事情比这记录的多得多,无法一一记录下来,基本都是美好的事物昨晚我做了一个奇怪的梦。

7、至于为什么会这样?也许是你真的有可能失去身体,也许是身体的自我修复过程,他需要由他来接管你的身体,以达到降低你的痛苦做了一个非常奇怪的梦。但谁又知道呢?

今天就为大家讲解到这里,一定要注意昨晚我做了一个奇怪的梦 梦见和男人拥抱是什么意思啊的问题,以免引起不必要的麻烦,大家如果有问题也可以联系小编。

点击查看全文
本文转载自互联网,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请联系我们!
梦见水管坏了喷水有什么预兆吗?梦见管子漏水了是什么征兆
« 上一篇 知合网
女人梦见发洪水什么预兆梦到8个人抬棺材?梦见奔涌的洪水
下一篇 » 知合网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