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人八字算命会遭到反噬吗(算命有反噬吗)

给人八字算命会遭到反噬吗(算命有反噬吗)

尹承白看了我一眼,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我在他的眼睛里看到了一抹茫然。

“我看不透你的命运,给不了你机缘。”

“什么意思?还有你天师看不透的命运?”我有些不相信。

“我也不清楚。”尹承白摇头。

看他那清澈的眸子,一点儿都没撒谎的意思,我也只能相信他了。

奶奶当初说我的劫是爷爷帮我渡的,我的命运充满了变数,应该是这个原因吧,不过我没料到的是,天师也算不出来。

我们吃完饭的时候,烤鱼店的人已经开始多了起来,结完账我的小金库已经见底儿了,我忍不住一阵肉疼。

叹了一口气,我们就打算回去。

刚走出烤鱼店的时候,一个人从我们身后走出来,步伐匆匆,似乎是有什么急事儿。

那男人光着膀子,上半身密密麻麻的纹身占了大半个身子,就在我看清楚那纹身的时候,我的眼皮子骤然跳了跳。

那纹身,竟然是蛟龙纹身!

纹身上的蛟龙,面露凶光,那双眼睛仿佛活的一般,令人心悸。

看到这个纹身,我恍惚了一下,下意识的就想要跟上去。

陈二却抓住了我的肩膀:“你去干嘛?”

“那个人身上有蛟龙纹身!我记得……”我着急想要跟上那个人,差点儿就说漏了嘴,“我想去看看!”

陈二的表情微微一变,“有纹身的人多了去了,你这么去了,我们俩怎么办?”

可我心里着急,就挣脱了陈二的手,丢下一句:“你们在车上等着我!”

说完,我就快步朝着刚刚那个离开的方向跑去。

我记得奶奶说过,带走我爷爷的就是一个身上有蛟龙纹身的人,刚刚那个男人身上刚好有!

那个男人会不会就是锁龙井的精怪?

很快,我就追上了那个男人,那男人已经拐到了一个人烟稀少的小巷子里,左顾右盼似乎在找什么东西,我就紧紧的跟在后面。

走了几步,那男人忽然转了个弯儿不见了,我愣了一下,快步追了上去,可是刚到拐角处,就迎面撞上了那男人恶狠狠的目光。

他面露凶光,一步步靠近,粗声粗气道:“你是谁?跟踪我?”

我仔仔细细的看着这个男人,他满脸络腮胡,五官也挺有辨识度,不像是奶奶说的看不清脸的人。

我有些失望,难道真的只是凑巧也有个蛟龙纹身的人吗?

“不好意思啊,我认错人了,我这就走。”我抱歉的说了一句,转身就打算离开。

可是就这个时候男人直接拽住了我的衣领,把我拽了回去:“我让你走了吗?你到底是谁?”

心里一惊,我转头看了一眼他,他面色十分难看,就在这个时候我忽然看到他的印堂发黑,是最近走霉运的征兆。

再看看他身上的蛟龙纹身,我忽然就明白过来了,这蛟龙太过刚烈,一般八字儿不够硬的人,不能纹这种很凶的东西,不然容易压不住。

最重要的是,我又看到了他手腕上的一个粗粗的金链子,看那质感,应该是真的。

我沉吟了一下,便说:“我是个风水师,刚刚看到你,觉得你被什么东西缠上了,我职业病犯了,就忍不住跟了上来。”

“风水师?那是什么东西?”

“你放开我,我好好跟你说。”我挣扎了一下,被人扯住衣领,真的难受的厉害。

男人冷哼了一声就松开了我。

我清了清嗓子说,故作高深道:“风水师嘛,看相,卜卦,寻龙点穴,阴阳宅风水,这些都可以。刚刚看到你印堂发黑,我想着最近你应该是遇到了什么烦心事儿,不妨跟我说一下,我可以帮你解决!”

“哼,你一个小丫头片子,还会这些?去去去,别来烦我了,我懒得跟你计较了!”男人挥了挥手,看起来很不耐烦,转身就打算离开。

“哎,你先别走啊,你听我说完也不迟!你最近是不是特别倒霉?你之前好好的,身上有了纹身,就开始倒霉了,具体来说,应该是你身上的蛟龙有了眼睛之后,我说的对不对?”我大声的说道。

男人的脚步顿时就停了下来,他转过头,狐疑的看着我,“你真的是风水师?”

“如假包换!如果你不相信我,你可以试试,我不准的话,我不会收费的!”我说。

那男人估计也是被折磨的有些烦了,就算还是有些不相信我,但是却多了一点耐心:“我最近倒霉,也不是什么秘密了,谁知道你是不是从别处听来的,我告诉你啊,我遇到的神棍不少,都是忽悠了一大通,但没有一个解决事儿的!你要是跟他们一样,那就别怪我不客气!”

“放心,肯定给你解决!”我说了一句,“不过,你要先告诉我最近发生的事儿,包括你这个纹身,还有蛟龙眼睛,是谁给你弄的,我知道了才可以对症下药!”

“去我家说吧,我家就在这附近,这里说话不太方便。”男人看了一眼旁边,道。

我点了点头,就跟着男人去了他家。

拐了两个弯儿,就到了男人家,那是一栋六层的小洋房,一进去,男人就直接朝着屋内奔去,我也跟了上去。

一边走,我一边看着旁边,心里有些赞叹。

这么一栋漂亮的小洋房,只有在电视上才能看到,没想到现在就出现在眼前,只是,这里装潢太亮眼了,有一种暴发户的气息。

我心里盘算着,如果我有钱了,也要买这么一套小洋房,把爹娘都接过去!

一想到娘,我心里一沉,莫名的有些酸涩。

甩了甩脑袋,我就跟进了屋子里。

男人来到一间装潢得梦幻无比的卧室,公主床上坐着一个穿着漂亮的洋装的小女孩,那小女孩脸色苍白得厉害,精致得跟洋娃娃一样,手中抱着一个跟她一样漂亮的洋娃娃。

一进去我就皱起了眉头,这个房间阴气太重了,视线落到了小女孩儿床后,我看到了一个黑乎乎的影子,正恶狠狠的瞪着我。

看到那个东西,我心底冷笑了一声,估摸着就是它在捣乱了。

不过我也不动声色,就看着男人。

男人冲过去抱起小女孩儿,心疼的说:“柔柔,你怎么了?是不是又不舒服了?”

看到男人回来,小女孩儿哇的一声就哭了,一下子就抱住了男人:“爸爸,我好害怕,呜呜呜……”

“别怕别怕,爸爸在这儿呢!”男人拍了拍小女孩儿的背,安慰道。

可是小女孩儿一直哭,“爸爸,我不要在家住了,我要出去……”

“柔柔啊,到底怎么了?咱家怎么了?”男人皱着眉头问道。

可是小女儿看起来也不过三四岁左右,表达的也不是很清楚,只是说自己害怕。

男人叹了一口气,这个时候似乎才想起来还有个我,转头看了我一眼:“你说,我女儿怎么了?”

“我知道,不过,我想先问你一个问题,你以前是不是得罪过谁?或者害过人?”我问。

听我这么说,男人眼神儿晃了一下,可是却摇头:“没有,我从来没有害过谁。”

“哦,那你不害人,为什么你女儿床上有个小鬼呢?”我看向小鬼,笑眯眯的说道。

听到我这么说,男人的身子一抖:“你别瞎说,哪儿有小鬼儿,我怎么看不到?”

“你看不到,可是你女儿看得到啊,你不信问问你女儿,是不是她自己一个人在房间的时候,总是挤她,还吓唬她?你看你女儿阳气儿都有些不足了,就是那个小鬼儿搞的鬼!”

男人沉默了,过了好一会儿,才低头问小女儿:“柔柔,是不是晚上的时候,有人跟你一起睡?”

小女孩儿哭得厉害:“好挤……柔柔怕……”

听到小女孩儿这么说,我清楚的看到男人太阳穴跳了跳,我接着说:“那个小鬼,看起来跟你女儿差不多大小,你再想想看,记不记得?”

男人不出声。

“你要是不说出来,我也没办法帮你解决了,时间久了,你女儿出了问题,你可不要后悔。”我摇了摇头,转身就打算离开。

就在我刚走到卧室门口的时候,男人忽然开口了:“等等。”

唇微微勾了勾,不过很快我就收起了笑容,转头看向男人:“说吧。”

男人眼神儿有些闪烁,似乎在回忆什么,过了一会儿,才舔了舔嘴唇:“我好像记得,我以前开车撞过一个小女孩儿,可是我及时送到了医院,那个小女孩儿没醒过来,可已经脱离了生命危险,我也给他们赔了一大笔钱,我就记得这么一个跟我女儿一样的小女孩儿了……”

我看了一眼床上的黑影,它也在静静地看着我,虽说看起来可怕,可是它那双眼睛里却带着一丝丝伤感。

我怔了一下,这个黑影看起来还并不算太坏,居然也有自己的感情。

“应该就是那个小女孩儿了,对了,你的纹身怎么回事?”我问。

“纹身……我记得之前我在身上纹了蛟龙,但是一直没找到技术高超的纹身师纹上眼睛,后来有个纹身师主动找上了我,说他能纹,还说我现在运势虽好,但没到达顶峰,如果纹上眼睛,那运势便会如龙一样,一飞冲天,我就让他给纹了,还别说,那个人纹得真好,跟真的一样,可是……从那以后,我好像就真的特别倒霉。公司最近几个项目一直赔钱,而且核心技术人员也走了好几个……”

“给蛟龙纹上眼睛?你怕是活够了吧?”我冷笑了一声,声音也大了许多。

男人吓了一跳:“啊?怎……怎么回事?”

“你身上是蛟龙,纹龙不可点睛,更是不能点的跟真的一样,八字硬能压住还行,但是压不住就会被反噬,蛟龙是恶龙,你的运势不惨败才怪!”我说。

“那怎么办?”

我咳了一声,“解决事情是可以的,不过……”

我做了一个数钱的手势。

男人心领神会:“如果你真的帮我解决了这件事儿,我肯定会给你钱!给你这个数怎么样?”

说着,他伸出了一根手指。

“一万?”我试探着问了一句,心里激动的不行,但是我有些不确定,万一他说的是一千呢。

“十万!”男人说。

十万!

我顿时就沉默了,十万块,在我们村子盖一座很漂亮的小楼都有余。

“不够吗?不够我能再加。”男人说。

“够了。”我急忙说,做人还是不要太贪心。

我看了一眼小鬼,小鬼愣了一下,我摸出了奶奶留给我的收魂幡,直接把小鬼收了。

我拍了拍收魂幡,这个东西,我一直带在身上,但我还是第一次用,没想到还挺顺手。

“好了,小鬼我收了,你看看你女儿还能看得到不?”我问男人。

“柔柔,你看看床上,还有没有东西?”男人摸了摸小女孩儿的头发。

“不要,我害怕……”小女孩儿就是不转头看。

“那个东西已经走了,你看现在屋子里都不冷了,你看看。”我说。

听到我这么说,小女儿迟疑了一下,就眯着眼睛朝着床上看了一眼,猛的又转过了头。发现真的看不到之后,才敢转头认真看。

“咦?不见了……”小女孩儿奶声奶气的说道。

男人又抱着小女孩儿看遍了屋子,都没发现小鬼的踪迹,男人这才相信我是真的能帮他,脸上不由得露出了激动的神色。

“大师!您是有真本领啊,那您看看我的纹身……”男人顿时就改变了称谓,语气都变得尊敬了起来。

我顿时就有些飘飘然,被人叫大师的感觉,还真的不错。

“这个嘛……”

“钱吗?好说!大师您把银行卡号给我,我现在就给你转!”男人爽快的说道。

我有些尴尬,想了想就说:“你给我现金吧!”

男人也不多说,就去保险箱里掏出了十捆儿绑在一起的百元大钞,直接递到了我的手里。

手里沉甸甸的,第一次看到这么多钱,我有些发懵,这就是钱的重量吗?

“大师?大师?”男人又喊了几声。

我猛的回过了神,将人民币往怀里一抱,说:“纹身嘛,你找之前给你纹眼睛的那个人,给你把蛟龙眼睛去掉就行。”

“这么简单?”男人有些不相信。

“对啊,就这么简单,不过也不是一去掉眼睛你的运势就能好转,要等个十天半个月的,毕竟你的运势已经坏了好久了,需要缓缓。”我说。

“十天半个月?好好好!”男人现在对我深信不疑,急忙点头。

我这么轻易的解决了事情就拿着这么多钱,心里也不踏实,我就说:“我陪你一起去找那个纹身师吧,顺便给你指点一下怎么弄。”

“那真是太好了!”男人脸上顿时就乐开了花:“我现在就去开车,大师您就在这里先等一会儿!”

男人说着,就抱着小女孩儿出去了,不出十分钟,我就听到楼下一道轿车的鸣笛声,紧接着男人就喊了一声:“大师,你可以下来了!”

我走了下去,出门的时候,看到了一个打扮时髦的女人,她抱着小女孩儿,五官很精致出色,跟小女孩儿有八分像,估计就是小女孩儿的母亲了,小女孩儿完全遗传了她母亲的美貌。

看到我之后,女人点了点头,冲着我微笑了一下。

我看的都有些心神荡漾,我也冲着她点了点头,就下了楼。

男人已经在车里等着了,上了车之后,男人才问:“我还是第一次遇到您这么年轻又厉害的大师呢,不知道大师可否告知尊姓大名?”

我想了想,我估计可以这样拓开我的市场,谁也不会嫌钱多啊,我就说:“我叫言灵,就是专门做这一行的,拿人钱财替人消灾,如果以后你或者你朋友需要,都可以叫我帮忙,我还可以看住宅风水。”

“好好,那是肯定的!”男人一边开车,一边说道。

不出十分钟,就到了一个纹身店。

那个店看起来有些年代了,看起来有些旧,但挺干净整洁。

“就是这里了。”男人停好车,就带着我进去了。

一进去,我就看到一个染着黄毛的男人正坐在椅子上打游戏,口中还叼着一根烟,我们进来之后,眼皮子都没抬一下,说:“纹什么?”

我看了一眼男人:“是他吗?”

可是男人脸上却出现了一抹迷茫的神色,他仔仔细细的看了一眼黄毛,摇头:“好像不是。”

“好像?”

“奇怪,我怎么记不起来他长什么样子了呢?”男人摸了摸脑袋,满脸郁闷。

一个念头在我心里划过:“那你记得他有什么特点吗?”

听我这么说,男人恍然大悟:“对了,我记得他身上有一条跟我一模一样的蛟龙纹身!”

抱着钞票的手微微收紧,又是蛟龙纹身,又是记不起来长什么样子。

没有人比我更清楚那个纹身师是谁了。

那是锁龙井的精怪!也只有它能让人记不起来它的模样。

只是……它什么时候出来了?还给男人纹龙眼睛是什么意思?

有帮助
0
没帮助
0
转载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知合网,仅在为您分享好文章,本文地址:https://www.zhihecul.com/bazi/20377.html
周易算命测两人八字合不合?能走到一起成为夫妻都不容易
« 上一篇 知合网
虎和蛇真的八字不合吗(虎年宝宝怎么取名)
下一篇 » 知合网

相关推荐